当前位置>>首页>>公司新闻公司新闻

校车事故何时才能结束?

新闻导读:【申通校车讯】尽管有关校车安全的诸多法规条文近年连续出台,但是在7月10日湖南湘潭校车事故发生之后,当地村庄的家长们才第一次意识到一些问题:校车行驶的道路有这么多都临近水塘;临水道路几乎都没有设置护栏或警示信息;
本文章发表于:申通校车销售中心 作者:校车价格 发布时间:2014-07-16
  【申通校车讯】尽管有关校车安全的诸多法规条文近年连续出台,但是在7月10日湖南湘潭校车事故发生之后,当地村庄的家长们才第一次意识到一些问题:校车行驶的道路有这么多都临近水塘;临水道路几乎都没有设置护栏或警示信息;校车上的GPS据说一开始就装了,但在车子失踪几个小时之后都没发挥追踪作用……这些长期存在的安全隐患,最终将11条生命送上了不归路。
  “优惠条件”藏有隐患
  7月10日晚6时许,湖南湘潭市雨湖区烧汤河村村民童育如家的晚饭早已摆上了桌,可5岁不到的牛牛还没回来。
  “早该回来了,平常不到5点半就能进家门,怎么还没看见校车的影子?”70多岁的奶奶急了,身体有残疾的她在门口的小椅子等孙子半天了。拗不住母亲看不见孙子的唠叨,童育如骑上摩托车就往幼儿园赶。
  牛牛就读的乐乐旺幼儿园距离童育如家并不远,走路最多15分钟就能到门口。但牛牛平常都是坐幼儿园校车上学和回家。
  按校车司机郑友华的习惯,他每天总是先接送住得最远的孩子,然后再接送距离最近的,这也让家距离幼儿园较近的牛牛,总是晚到家1个多小时。
  校车接送,是乐乐旺幼儿园招生的优惠条件之一。
  对于学校资源相对缺乏的乡村而言,这条优惠条件很是吸引人。这会让居住地分散、父母外出打工的“留守儿童”们上下学方便不少。
  乐乐旺幼儿园有大中小班三个级部,约200多名注册幼儿,但仅有3辆分别核定载客人数为8人的改装校车。每当孩子们上学和放学时,都要挤在幼儿园的校车里面,3辆校车要来回接孩子们许多趟,这个“优惠条件”在孩子们的家长眼里,带来了诸多方便。谁也未曾想过,由8座面包车改装的校车通常要挤进十几个人,这有可能成为葬送孩子的隐患。

  两个多小时后,噩耗传来:在长沙市岳麓区含浦镇干子村附近的一个水塘中,有幼儿园校车上的红灯在闪烁。经过连夜打捞,第二天凌晨3点左右校车被捞了上来,车上包括牛牛在内的8个孩子、3个大人全部遇难。

长安校车

  校车路线最窄处仅3米
  乐乐旺幼儿园所在的湘潭雨湖区金桥村,与长沙市岳麓区含浦镇干子村、宁乡县道林镇烧汤河村很近,幼儿园里的小孩大多来自这三个村。几个村子错落分布在同一片山区,期间有不少道路曲折盘旋,“拐一个弯,上一段坡,就能从一个村到另一个村。”多名孩子家长告诉记者。
  从这些带有“汤”“河”“桥”的村庄名字就能看出来,这一带乡村水资源丰富。在当地采访的这几天里,记者坐车经过很多临近水塘、河沟的道路,路边没有任何护栏。
  以这次出事的校车所行驶的路线为例,记者乘车重走时发现,两小时路程内沿途要经过四五个水塘,而这些在路边的水塘并无任何防护栏或警示标志。这些小路最窄处不过3米,仅能勉强够一辆小型车辆通过。记者所乘坐的桑塔纳出租车走在乡间的小路上,真有点担心如果对面也来辆车该怎样错车避让。
  村民们告诉记者,当地水资源丰富,是名副其实的鱼米之乡,山上星罗棋布着许多大小不一用来养荷花、养鱼以及灌溉农田的水塘。但对于从其旁边经过的道路而言,若管理不善,它们确实会变成夺命水塘。
  针对乡村临水道路的不安全现状,记者询问了当地教育、交通等多个部门,得到的答复是:该起事故的原因之一,“是校车未按审定的通行路线行驶”,司机自行走了其他路线。那么,哪条线路是经过审定的通行线路呢?记者先后向长沙市和湘潭市勘察现场的交警进行问询,但他们都回答“不清楚”。
  乐乐旺幼儿园的多名家长也向记者反映,校车司机一般是按照自己的习惯线路驾车行驶的,多年来都是这个样,他们没有任何人听说过什么“审定路线”。
  始终“隐身”的GPS
  不仅是道路状况令人堪忧,乡村地区的校车改装、运行等等,也容易掉入监管真空。
  据记者了解,肇事车是一辆核定载客人数为8人的改装五菱牌微型面包车,用该车当校车,在当地山区也可能是无奈之举,因为只有这种小型车才能在狭窄的山路上运客行驶。
  然而,当地却缺乏对校车的有效管理。许多家长曾经为幼儿园宣称的“校车上安装有GPS”而高兴,可直到这次事故发生之后,他们都不知道到底是谁在监控GPS、为何当日没有在最快时间内追踪到校车踪迹,相关部门也没有给他们一个答复。“这么多年来,校车上的GPS到底有没有打开过?难道它就是为了摆样子吗?”
  许多村民原本以为,黄色的校车就是孩子们的“安全港”。但湖南师范学院教育学者范文国教授认为,“校车安全是一个非常庞大的系统工程,不是说喷上了黄漆,就代表校车安全了。”范文国说,这些年国家先后出台了《校车安全管理条例》、《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》等法规,但如何将纸面规定落实到基层特别是广大乡村地区,如今仍是一个难题和考验。
  范文国教授说,校车必须符合国家规定,不是简单地将面包车喷上黄漆、写上“校车”字样就可以作为校车上路,而是要投入大量物力、人力去支持。“不管是学校负责人,还是校车驾驶员,都必须提高安全意识定期接受培训,不能抱着侥幸心理使用校车。另外,监管部门执法检查时要加强路面巡逻,对超载、使用不安全车辆、雇用新人等校车存在的违法违规行为及时予以惩处,尤其是对农村偏远地区更要加大巡查力度。如果相关部门平时不加强管理,出事之后才搞突击执法,那么校车安全也就无从保障。”
  7月15日,湖南省公安厅交管局召开紧急电视电话会议,要求联合安监、交通等部门,全面排查暑期校车运行情况,排查隧道、临水、临崖、急弯、陡坡等校车通行路段以及交通标志、警示信息设置等情况。
  在校车事故发生地岳麓区干子村,村民们盼望着这样的排查能带来一些改变,并最终终结那些校车的“不归路”。“村里的水塘基本上都没有安装防护栏,甚至都没有立个警示牌的,淹死行人的事情时有发生,可汽车冲入水塘还是鲜见,但愿这是最后一次。”一位村民告诉记者。